您的位置:betway必威官网备用 > 阿帕奇空战 > 以基督之名

以基督之名

发布时间:2019-10-08 17:38编辑:阿帕奇空战浏览(200)

    以基督之名。1.

    以基督之名。按常理来讲,我应当是个基督徒的。

    自打记事起,我就经常在周日的上午跟母亲一起去家乡里最大的教堂参加礼拜,如今已经记不得牧师讲道时讲述的具体内容了,大致应当是感恩和敬畏上帝之类的吧。如今记忆深刻的还是每次去到教堂的儿童课室都会发的糖果,好像是修女讲的上帝七日创世的故事,有一个周四晚上表演诺亚方舟的道具大船,还有要用一个硬币换来的一小小杯葡萄酒和面包片——直到二十多年后,我才知道,原来我也是吃过圣餐的男人。

    基督对于儿时的我并没有如今那么深刻的含义,那不过是个名字,教堂也只是个有个大院子的三层大房子,每层之间都有许多过道和红色的栅栏,每个过道后面的位置都可以看到教堂的布道台,现在回想起来像是结合中西建筑风格的大剧院。

    如今,基督在我精神世界的地位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它始终是一种生活的可能性。在它的照看下,不需担心末世的降临,不需为自身的罪恶自责,只要遵循它的章法,祈求它的包容,便可获得内心的安宁——这何尝不是人们至死追求的境地。

    因为基督存在的基础与物无关,它源自人们内心的渴望,渴望强壮,渴望健康,渴望快乐,渴望崇高,渴望生,渴望永生,太多的渴望而不得所创造出的寄托,寄托于万能基督的帮助——这就是信仰。它就在那里,无论我怎么看待它,也无所谓他人的看法,它都以一种难以言明的方式诱惑着我。写到这里,我又想起了我最爱的那句祷告词“我们在天上的父:····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

    以基督之名。2.

    我国主流教育中宣扬的唯物史观里是没有上帝存在的位置的,九年义务教育的得到法律规定的三十年后,新一代的年轻人大多数秉持着无神论的观点,毕竟长达九年的灌输和强化,即使是一个基督教家庭的孩子,也会因为信心动摇而频频发问,他们会发现在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对世界的认识是完全矛盾的,这种矛盾会随着教育水平的丰富程度而不断加深,直到自身真正认识到这种矛盾。当然,这里不是为了指责义务教育对宗教自由的侵害,教育自有其目的。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在唯物主义的世界观下,物质决定意识,任何未见到的,未察觉的,未知的事物都是值得怀疑的,不确定的。万能、完美这种意义上的形容词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没有任何的已知物质可以达成这样的状态,因此上帝存在的前提条件是不存在的。然而在事实上,人类并不能判断是物质决定意识,还是意识决定物质,显而易见,我们必须先见到事物或者其联系,才能认识事物,但是我们怎么知道眼前的事物是真实存在的,还是意识创造的?这些都是无法验证的,无论是寻求事物间的联系以求扩大认知范围,还是不断分解力图确认物质的最小范围,我们能得到的只有假说,还是事物间的联系,并不能真正的把握“它”,甚至什么叫做“真正的把握”都值得争论一番。人类认识的极限又无法摆脱上帝存在的可能性,在"上帝是否存在"的问题前,我们又发现了“我们能知道什么”这个问题。在一个又一个复杂的问题前,我们无法判断谁对谁错,只能相信自己可以找到答案。

    信心在这个时刻,将发挥它无与伦比的不可替代性,在解决问题,达成目的时,总是有各种各样的不确定因素限制着人们的行动,我们无法完全排除这些风险,努力、天赋可以促使目标更好更快的完成,然而这些并不是决定性因素,甚至可能我们永远都找不到答案,只有信心能帮助我们坚持下去,大到革命伟人对社会形态的追逐,小到卖馒头的老伯筹集孩子的书费,一旦他们不再相信自己可以完成目标,他们会怀疑目标是否合理,条件是否合适,从而丧失继续努力的勇气。人们需要信心给自己带来的稳定预期,希特勒需要相信自己可以带领德意志第三帝国走向胜利。假设希特勒可以改变二战中决定,他一定会分析实际历史上发生的不列颠空战、斯大林格勒战役、阿拉曼战役中失败因素,并改善它,以达到战胜同盟国的目的,因为决定同盟国和轴心国胜负的关键因素只是军事力量的强弱和指挥水平的差异,任何一场关键战役都是由无数的不可控因素共同决定的,事前谁也不知道输赢,事实战败后也只能使希特勒认为是由于战略判断失误、用人不当等原因导致的失败,德意志没有理由注定会失败。这也是蒋中正在解放战争失败后始终不放弃反攻大陆的原因。无论事实如何,人们始终需要一个确定的状态安放“灵魂”,而这种确定的状态只有信心能够提供。

    宗教就是提供了这样确定状态的东西,圣经明确的告知我们: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翰福音》3.16

    谚语云:人生在世,不如意十有八九。活着其实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快乐总是短暂的,而痛苦却可以永存;满足只有在获得时的那一刻,而渴望却无处不在;欲望的形式多种多样,而纵欲享乐只会使阈值不断提高;人们为了短暂的一刹那的成功,往往要付出长时间的努力;为了短暂的安稳,却要忍受长久的折磨。把视野扩大人类整体,个人的成就和感受似乎无关紧要,那么个人存在的重要性是什么呢?把视野扩大到宇宙层面,人类种群的存在似乎只是一系列的巧合,那么个人的存在还有意义吗?若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为什么还要去承受那么多的痛苦呢?每个追问到这里的人都只会得出一个答案——死亡才是唯一解。

    这时,宗教的出现终结了这最后一个解,死亡并不是终点,死后并不能一了百了的,佛教有六道轮回,有极乐世界;基督教有天堂和地狱;伊斯兰教也有现世和后世之分。在终结了死亡以后,宗教给出了另一个答案——信仰。信仰即相信宗教的一切,相信“他”说的,遵从“他”所安排的,只要“信他”,“他”说的一切都可实现,快乐是可以持续的,痛苦是不存在的;渴望是永远被满足的,荣耀遍布全身。“天国是最安稳,永不震动的国度,在那里没有忧伤,痛苦,眼泪,也没有死亡”——《希伯来书》12.28

    “信他”这件事对于人们来讲是十分容易的,但获得一种确定的状态却一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以“信他”换得一种确定的状态 ,例如幸福、满足、福报、恩赐、原谅。这些状态是人们梦想中最美好的部分。在付出而未得到回报时,我只需要祈求上帝赐予我应得的;在犯错而未感到不安时,我只需要祈求上帝原谅我;我守住原则,不为罪恶诱惑,我知道上帝在考验我;我引人向善,乐于助人,我知道上帝是很欣慰的。通过万能上帝的记录,我的一切行为也就有了意义,这一切终究要有清算,是入极乐,还是得恶报。

    对于社会而言,宗教的意义就在于此,利人利己,何乐而不为呢?

    3.

    或许是由于古希腊思辨的传统,即使在宗教的传播中说明了宗教的基础——“信他”,在中国的传统宗教中,往往忽略这一点,经书中仿佛讲述的是客观真理,无论你信不信,它就在那里,这使信徒容易产生信心,又使得信心更容易动摇,这可能也是中国的宗教大多的是多神教的原因。信心是宗教的基础,也是宗教的软肋,当信徒面临两难的选择,目睹极度的罪恶行径,遭受无情的灾难,他们必然会问,主/菩萨,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一直遵循您的指示,做着正确的事情,为什么我要遭受这些?宗教对于这些人间悲剧并没有什么办法,它只能反复告诉你,上帝保佑你/菩萨保佑。

    极度失望的信徒难以接受这种答案,上帝应该在我遭受苦难的时候保佑我,而不是给我无法验证的承诺。这时,一部分信徒会在极度绝望以后,失去对宗教的信心,转而思考宗教真正的意义所在,信仰能为个人带来的是什么。事实上,宗教并不能确保任何事的发生,它只能起到信心媒介的作用,信心是对一种稳定状态的判断,需要经过不断强化和丰富的过程去稳固,这种稳定状态的内部联系,逻辑越严谨,内涵越清晰,信心越强大。宗教的隐患也在于此,宗教的教义基础建立在信心之上,这两者相辅相成,怀疑越强,为宗教寻求解释的动力越强,而在无需证伪的领域寻求解释方法总是容易的,进而又一次的在“相信——怀疑——解释——(信心增强)再相信”的循环中反复;若怀疑直指信心——宗教所说是否为真时,宗教问题的唯一解就消失了,信心增强的循环也终止了。

    在我看来,未发生的事都是不能确定的,对宗教报以期望,以为未来有一种确定的状态是相当奢侈的事情。知识帮助人们发现规律,却如以管窥豹,解决的问题越多,不确定的东西就更多,在适用条件如此苛刻的自然科学界尚且如此,在认识论等基础领域更是捉襟见肘。宗教的意义在于提供一种稳定状态的预期,在给予人安慰的同时,也淡化了人们独自探索的动力。

    信徒在怀疑—寻求解释的循环里踱步,换来的是自己对自己的保证,期许得到一种稳定状态的可能性。对于大多数人来讲,宗教是一个很好的归宿,它的教义规定了生活的理想状态,给予了合适的方法达到这种理想状态,它给出了较为妥善的方法解决人世间的意外和灾难所带来的痛苦,并带来了希望——即“要往哪里去”的希望。前文已经讲过,活着其实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宗教隔绝了死去的后路,又带来了生的希望。对于普通人来讲,宗教即赋予了生存意义,又给予生活希望;对于社会来讲,宗教规范了人的道德底线,又尽量保存了劳动力,为社会发展提供人口基础。所以,信仰是值得鼓励的行为,而有信仰的人也是值得敬畏的,信仰——即宗教信仰限定了人们的道德下线,这是好的。

    4.

    在明白了宗教的信仰基础之后,我们继续之前提到的另一种情况——一旦我们开始怀疑宗教所说是否为真时,我们会发现,活着的意义问题仍旧没有解决。痛苦仍在继续,幸福依然遥不可期,快乐总是来了又走,个人能把握到的事物少之又少,这种不确定的状态是人们焦虑的根源,同样也是人们奋斗动力的根源。这种不确定的状态迫使人们必须强大起来,认清事实,即不确定的状态是永恒的,无法避免的,纵使通过信仰得到一时的稳固,依旧一生中还是要在怀疑——再信任的循环里担惊受怕。

    “要往哪里去”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人们数千年之久,人们反反复复思索自己存在的意义,生存的目的,数千年的发展里程中演化出种种宗教,学说,帮助自己在看向漫漫星空时不再因自己的渺小而不安。怀疑,不安,恐惧,痛苦,在一次次因未知而引起悸动中浮现,不能避免,无法停止。

    然而问题的答案终究还是要自己去找,不确定的状态是任何人都必须要接受的事实,只有打心底认识到这一点,才有可能放弃对满足的追求,接受最终可能一无所获的可能性,进而发现未知的美妙,任何一种的可能性都使存在的意义变得截然不同。这条路上注定是杳无人烟的,需要付出终生的努力,与先哲探讨他们走过的路,思索自己的方向,可能没有终点,但是这却可能是答案之一。

    “未经反思的人生不值得过”苏格拉底这句名言流传了千年之久,人们在探索的路上越走越远,宗教或许只是给人歇脚的街亭,最终还是要上路。

    本文由betway必威官网备用发布于阿帕奇空战,转载请注明出处:以基督之名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